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《立春》還沒放呢,那有關蔣雯麗裸戲的風言風語,那有關蔣雯麗為了藝術形象而不惜損害自身形象的報道傳聞,就先在媒體上火起來了。 這部影片還是延用了《孔雀》的那種生活化的紀實風格;蔣雯麗又給我們帶來了一個精彩的藝術人物。片子裡的王彩玲和蔣文麗自身的反差太大了,可以說一切都是極端地相反的。現實中的蔣文麗,有美貌,有星光,有深愛著她的丈夫,有他們的寶貝孩子;戲裡的王彩玲,也渴望這些,可是,最終卻什麼都沒有得到:天生沒有美貌,後天雖然想盡辦法把雞屎一樣的東西抹在臉上,也不過是自我安慰而已,沒有的還是沒有;她渴望著耀眼的星光,渴望著在中國甚至國際頂級的大舞台上,作為一名知名的大歌星放聲高歌,可結果,她只能在一個普通的中專學校裡,做一個普通的教師,想歸想,那一切對她都太遙遠了;她也想得個丈夫,得個孩子,可是她青春已過,也太醜了,她喜歡的男人都不喜歡她,也就沒法結婚,生不了自己的孩子了。生活中的蔣雯麗和藝術中的王彩玲,可真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上。 這部影片的名字《立春》還是像《孔雀》那麼簡潔,兩個字,一個常用詞,又都有畫龍點睛的作用。影片好像和氣象上的立春沒有任何的關係,也很少表現春天到來的那種萬物復甦和大地回春,那種春的氣息和春的浪漫;它更多地讓人感到的,是立春的時候,人們的一種心態,那就是對春天的憧憬和嚮往。這個時節,是人們夢想的開始,經過了一個冬天的封凍,世間萬物都開始甦醒了,人的內心也開始蠢蠢欲動了,很多人都有了春天裡的企盼,春天的願望和春天的夢想,都在編織自己春天的故事,也都想演奏自己春天的交響。可是,萬事都是有概率的,這並非完全取決於人的心態、人的天賦和人的才華,還要取決於人的機遇和人的運氣、甚至人的手段。也因此,做著春夢的人們,有人最終夢想成真了,有人沒有;有人是暫時的沒有,也許來年會有,有人卻是永遠的沒有。重要的不是曾經做過春夢,而是在美夢難圓的時候,你該怎麼樣來把握自己的命運。每個人都應該有夢想,這樣活著才有個盼頭,夢想實現了,才會有滋有味兒;但是,人畢竟不能只為了夢想而活著,美夢成真當然好了,夢想破滅了,不還得活著嗎?片子裡的女主角王彩玲也和大家一樣,有她的夢想,她在追夢的過程中的極端化,她在美夢難圓時候的悲情化,以及她在夢醒之後的自卑化,都非常有現實意義。她的故事,是人生的一種類型,是人生的一面鏡子,觀眾們都應該好好地照一照,看看裡面有沒有自己的影子。 王彩玲心地很善良,這個善良的女人,最大的特點,是有一顆飛著的心,想當大歌唱家。然而,她像很多愛作夢的人一樣,並不清楚事在人為,也事在人難為。這兩種想法的區別是:過於堅信前一種想法的人,容易孤注一擲,不顧一切,不成功便成仁;而相信後一種想法的人,則會更理智地處理理想和現實的關係,在不需要把現實弄得很糟的情況下,找機會創造著實現理想的道路。王彩玲是典型的前一種人,也因此,在現實中,她到處碰壁。 王彩玲先是在事業上讓高貝貝給騙醒了,又是在情感上,讓這對鄰居小夫妻的戲給驚醒了。她不再做她的京城大歌星的夢了,她也不想去找個前途未卜的男人,去遭受那種情變的刺激了,她從天上一下子鑽到了地下,她從高傲一下子變成了自卑,這部戲裡最精彩的地方出現了:她沒有從天上落在地上,而是直接鑽到了地裡;她不想做一個把握自己的人,而更想做一個逃避生活,隱藏著的人。她從一個悲劇走向了另一個悲劇。別人愛情受挫了,並不表示她不能得到真正的愛情,可是,她的自卑讓她認為,所有的愛情都是不可信的,於是,她選擇了不婚。 王彩玲直接去一家福利院裡,收養了一個兔唇的小姑娘;為了給這個姑娘整容,她放下教師的架子,支起肉攤賣肉,賺錢給女兒整容。這時候,她好像什麼都不想了,好像這個養女就是她生活的全部了。這種心態,是又一種可悲,也是很多自己美夢難圓的人,常有的一種思路: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。她還不老,為什麼就不能找個相愛的人結婚呢?她有過一段和黃四寶並沒有挑明的感情,此外,她受到過什麼情感的傷害了呢?她怎麼就那麼肯定她這輩子不可能再有愛情了呢?也許是因為善良,也許是因為有太多的失落,也許是因為女人如果太醜就會有的心態,她太自卑了,自卑的她不敢追求屬於自己的愛情了,自卑的她怕受傷害,也就永遠也不想開始了! 人生的事就是這樣,不管是事業還是愛情,都有人成功,都有人失敗。如果我們還沒有開始,就被失敗嚇住了,而不敢去嘗試,那是生活中的懦夫,是心甘情願地在地底下鑽著的人;如果我們認為自己只能成功,完全不可能失敗,一副視而不見的樣子,也未必就好,因為那種太理想化的期望,一旦遭遇到了挫折,很容易一敗塗地。我們要有希望,要有追求,也要有失敗之後的承受;成功當然好,一旦失敗,我們可以嘗試著重新開始;成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,失敗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,能有一顆包容兩者的心,才是一個在地上堅實地走著的自尊自愛的人。